西安市规划局总工受贿案:低于市价245488元转卖房产1套

011年12月间,被告人王桢利用担任西安市规划局总工程师的职务便利,在规划项目审批中为他人提供帮助,收受西安铁锋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铁锋公司)董事长宋某某、西安天朗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朗公司)董事长孙某某、西安新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兴公司)工程部经理于某某等14人所送现金人民币285万元,以低于市场价245488元的价格从陕西康达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康达公司)购买房产一套。

其中,2008年八九月份,上诉人王桢欲购买康达公司开发的金康电力花某某的商住房,便向该公司时任董事长雷德树提出低价购买意愿。雷德树及该公司时任副总经理张某丁为感谢王桢在该公司以往房地产项目报建审批事项上的帮助,并继续维持与王桢的关系,遂于2008年10月以每平方米2000元的价格卖给王桢市价每平方米3600元的商品房一套,低于市场总价245488元。

证人张某丁(康达公司董事长)证言证明,2008年下半年八九月份的一天,康达公司时任董事长雷德树给他说西安市规划局总工程师王桢看上了金康电力花某某B楼2单元15层03号房,雷和王桢已经说好了,以杨某某的名义购买。

让他安排按照每平方米2000元的价格收款,购房合同按照每平方米3600元的价格签订。随后他找到当时的公司财务经理蔡某某,让蔡按照雷董事长的安排办理。过了一段时间,蔡某某给他说卖房手续已经办好了。

后来雷德树给他说这套房实际就是王桢买的,当时的市场价是每平米3600元,康达公司也是按这个价对外销售。但雷德树说王桢是规划局总工程师,公司好多业务要靠王关照,而且公司在以前办理规划审批手续时,王桢一直很照顾。

他们为了能和王桢继续搞好关系,以后继续得到王桢的帮助和支持,就将这套房低价销售给王桢。考虑到以每平米2000元签的合同在房管局没法办手续,最终就采取阴阳合同,按每平方米3600元签合同,实际按2000元收款。王桢交了306860元,少交245488元。

证人蔡某某(康达公司财务部经理)证言证明,金康电力花某某B楼2单元15层03号房子是2008年10月销售的,当时公司总经理张某丁给他说这套房的购房合同上按每平米3600元写,但按每平米2000元的价格收房款,财务按实际收入办理。

过了几天,买房人杨某某带着现金来找他,他安排出纳带着杨某某在华夏银行将钱存入公司账户,第二天办理购房手续。出纳屈伟娜给购房人按照每平米2000元的实际缴款额开了收据,由于每平米2000元的价格无法通过房管局的网签,他领着购房人以每平米3600元的价格签订了购房合同。

由于签订购房合同要财务部门的收款收据,他又让财务部以每平米3600元的价格开具了一张一次性交全款的收款收据,总金额是552348元,随后根据这个收据还开具了一张正式销售发票。他们实际收取了306860元,和市场销售价相差245488元。经蔡某某辨认,“房屋买卖合同”、“收款收据”、“销售不动产统一发票”、“现金缴款单”等均是当时康达公司签署或办理的。

公司登记基本情况表证明,康达公司于1999年7月20日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张某丁,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

收款凭证、现金缴纳单、收款收据、发票等证明,2008年10月15日,康达公司收到杨某某房款306860元。2008年10月16日向购房人杨某某出具552348元的收据,并于2016年4月11日出具金额552348元的不动产发票。

商品房买卖合同证明,杨某某与康达公司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约定购买金康电力花某某1幢2单元15层21503房,约定出卖人应在2008年10月30日前交房,房屋单价为每平米3600元,总金额552348元。

杨某某关于西安金康电力花某某住宅的情况说明证明,杨某某与穆某某系表姐妹关系,1997年至2000年前后,杨某某曾将身份证复印件及1万元现金交给穆某某。2016年、2017年穆某某曾说以杨某某名义在金康电力花某某购买了一套房,150多平方米,花了五六十万元。杨某某没有支付过购房款,也未参与购房和办手续过程,XX道XX房XX房价。

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申报表证明,康达公司金康电力花某某于2007年向西安市规划局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许可手续。王桢于2007年6月12日在局长审定栏签字同意。

上诉人王桢在案件调查及一审期间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

公开信息显示,陕西康达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9年07月20日,注册地位于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互助路66号西部电力国际商务中心20层,法定代表人为张利科。

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销售;旧房拆迁改造、维修;物业管理;房屋出租;建筑材料的加工、销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